沝抑啊!

孤饮,双归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-----记蓝二哥哥的那十三年

        

 我一人只身前往远方,

寻一孤亭端坐。

看那远方少年明眸浅笑‘

不经意去追去寻,

可终究够不到,挽不了。

只得一身落寞看那少年消逝于火海。

落得一身伤痕回往孤亭。

独饮,

却不胜酒力,

又只能一人独醉于此,

在醉中唤那少年名。

又负一琴,

一人赴远方,

想找那合奏之人:

可又不过终究只是空一场,等一场。

岁月流逝,不知过了多久多久,

又回首,

惊觉远方那片玄色依旧,浅笑依然。

可却不敢上前,怕这只是一场梦,是醉了之后的幻想。

但若这不是梦是醒,不是虚是实的话‘

我用尽所有的勇气,

能否还的那所谓的殊途同归。